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稅收宣傳 > 廉政建設 > 廉政教育

明確"六大紀律" 劃出行為底線

——《廉潔自律準則》和《紀律處分條例》系列解讀之六

“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成員、副主任樂大克,吉林省政府原黨組成員、副省長谷春立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。”1030日,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的通報中,“干擾、妨礙組織審查”,“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”,“進行錢色交易、權色交易”等聚焦“六大紀律”的行文措辭,與剛剛頒布的《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》相關要求高度契合。

這些“紀言紀語”充分體現了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的實踐成果,而這些成果又轉化為紀律要求,納入到了新修訂的《條例》中。

全面從嚴治黨,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就是治本。此次修訂《條例》,將黨章和其他主要黨內法規對黨組織和黨員的紀律要求細化,充分體現了黨紀嚴于國法。在“分則”部分,將原來以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等為主的十類違紀行為,整合規范為政治紀律、組織紀律、廉潔紀律、群眾紀律、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等六類,使《條例》的內容真正回歸黨的紀律,為廣大黨員開列了一份“負面清單”。

如果說《準則》重在立德,樹立了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能夠看得見、夠得著的高標準;那么《條例》則重在立規,通過開列六類紀律等“負面清單”,劃出黨組織和黨員不可觸碰的“底線”。

“新修訂的《條例》是落實‘四個全面’戰略布局、全面從嚴治黨的新成果,有很多創新之處。”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認為,與原版相比,修訂后的《條例》體例結構更加科學,用“負面清單”的方式列舉六大類違紀行為,使黨員清楚了底線、明白了規矩;吸收了十八大以來管黨治黨的制度成果,將很多新形式的違紀行為納入處分范圍;刪除與法律重復的大量條款。

“現行規定界限模糊,中間難免留下縫隙,彈性較大。這次修訂把紀律具體化、細分化,相當于‘勾縫’,覆蓋得更嚴實,讓黨員有了更明確的遵循。”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戴焰軍認為,這些變化無不體現了一個“嚴”字。

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告訴記者,“分則”部分從“十”變“六”,主要是因為原來版本存在紀法不分的問題,紀律的種類很多是按照違反國家法律的種類來設定的。“這次修訂按照黨的紀律要求分成六類,就是為突出黨紀特色,把紀律和規矩挺在法律前面。”

“違紀行為從十類整合為六類,表面上看,對黨員的要求似乎變少了,但實際上,新《條例》更加聚焦紀律本身,在量紀的尺度上比原版更嚴,對黨員的‘底線’要求更高了。”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偉介紹,比如說,過去對違反黨章、損害黨章權威的違紀行為缺乏必要和嚴肅的責任追究,此次修訂就針對該情況增加了相應條款。

在黨的全部紀律中,政治紀律是打頭、管總的。不管違反哪方面的紀律,最終都會侵蝕黨的執政基礎,破壞政治紀律。這次修訂后的《條例》,把政治紀律排在“六大紀律”之首,所體現的正是黨中央對黨的建設內在規律的清醒把握。在《條例》第六章“政治紀律”的“負面清單”中,增加了拉幫結派、對抗組織審查、搞無原則一團和氣等違紀條款,確保中央政令暢通和黨的集中統一。

“未經審批持有因私護照、因私出國(境),上報清理‘裸官’不徹底”;“存在違規破格提拔、干部人事檔案造假等現象”;“選人用人問題突出”……梳理今年中央第二輪專項巡視的“問題清單”,“違反組織紀律”成為多家被巡視單位的共性問題。

針對組織紀律松弛現象,《條例》專門增加了不按照有關規定或者工作要求向組織請示報告重大問題,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,違規辦理因私出國(境)證件等違紀條款,將制度的籠子越扎越緊。

對廉潔紀律、群眾紀律、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有關內容的修訂,亦堅持以問題為導向,將十八大以來從嚴治黨的實踐成果制度化。如,在廉潔紀律方面增加了權權交易、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謀利等;在群眾紀律方面新增侵害群眾利益、漠視群眾訴求、侵害群眾民主權利等;在工作紀律方面增加黨組織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力、工作失職等;在生活紀律方面增加生活奢靡、違背社會公序良俗等條款。

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所指出,《條例》是管黨治黨的一把戒尺、黨員的基本底線和遵循,“黨的各級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要堅持底線思維,敬畏紀律,守住底線,防微杜漸,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。”(何韜)

相關附件下載:
關閉本頁
菲律宾90秒彩